2021年5月6-10日中国•厦门国际会展中心

【中国花卉报】绿阴幽草胜花时———夏日插花


不知不觉,夏日已深。夏日插花,胜在那一种绿阴幽草的清凉意韵,仿佛喧嚣中吹来一股山野里的清风,令人神清气爽,心静生凉。 

像《一日一花》的作者川濑敏郎一样,去山间采撷山野之花,一两枝插入简朴的器皿,就可收获一份宁静致远的情致。凡花侍的吴永刚老师,就有着这样的幸运:夏日远赴龙泉,在山而居,或傍晚或清晨,漫步山间,找寻最令他心仪的那一朵花,那一枝叶。“夏日插花最重要的是,花枝不宜多,就像《瓶史》里所说,选择侵晨带露的花朵,它们最新鲜而含水量多,要采集能够耐久的品种。”吴永刚说。

带着水桶上山,刚刚采撷完的花草,就可入水保鲜。那些直接表现一朵花,或者一株植物美的花材最受喜爱,因为可以呈现最本质的生命感。那种独生长于山野,带有野生美感的花材,更是可遇而不可求。

夏日插花,构图不要太繁琐,主要是凸显花和器物之间的和谐,以本地花,搭配本地的龙泉青瓷,即有一种和谐共生的美感。花材最多不要超过两种,要留出很大的水域空间,让花不至于拥挤,可以自由呼吸,这样换水也会很方便。

只采撷一枝木本花枝,就可做一个大作品,它枝繁叶茂的姿态,犹如家里的一个小森林,在夏日感觉清凉无比。木本花材的保鲜比草本植物更好,只要按时换水,可以保持半个月到一个月的观赏时间。

日本花道的季节感非常鲜明。杭州草月流教室的陈艳,每次经过花店都会停下脚步,选购当季花材设计作品,六七月份的当季花有向日葵和铁线莲,做日常生活空间的插花,会让人每天的心情都很愉悦。

除去花店花材,在平日的散步中,她会观察野花野草,它们的姿态很生动,也充满了趣味性。比如蒲公英,是疫情期间她与女儿散步发现的。还有折耳根,有着特殊的气味儿,本来是用来做菜或者烘干喝茶的,但是它的叶子像心形,白色小花也很可爱,用来插花,别有一种情趣。

“我们要学会去观察周边的事物,慢慢培养审美意识。发现植物不同的生长规律,不同的姿态、花颜。比如直立、横向、线型的,直线、曲线、团块的,还有的是点状,各有个性。我们可以从植物不同的个性中,获取创作的灵感。”陈艳说。

此外,在家居空间插花装饰中,她会根据空间的不同特性,搭配不同的主题花。客厅属于公共空间,需要愉悦舒适;书房相对私密,要安静;卧室则是安逸而放松的。要了解不同家居空间的装饰目的,明确创作主题,进行花材取舍和色彩搭配。

插瓶花时,使用十字交叉法固定;插盆花时,使用剑山。还有一种自由固定的手法,比如插绣球花作品,花头大而重,容易歪倒,陈艳使用白色的染色枝条做支撑,将枝条也变为作品的一部分。蓝色花器与蓝色绣球花,配上白色枝条,清爽宜人,特别适合夏日。

随手取材身边的花草,在创作中释放想要回归自然的心情。陶建华老师的作品风格自然、线条流畅,而内在又有一定的动感,这种动感不是疾风骤雨的动,而是清风拂面般的摆动,安静、安祥,仿佛可以涤荡人心,远离浮躁。

人过中年,陶建华坦言自己已经不再浮躁,而是经常怀旧。“张弛有度,静待花开”,这样的心态下,哪怕只是一枝两枝,一朵两朵,却常让他怦然心动,流连忘返。漫步晨间,眼前的一滴滴清新、一点点色彩,对他而言已经足够。

“你我暮年,闲坐庭院,云卷云舒听雨声,星密星稀赏月影,花开花落忆江南。”在插花弄草中,插作者的心境显露无遗。

眼前小暑已过,室外绿茵渐浓,凌霄正艳,黄花满架,萱草盛开,芭蕉弄影,荷花玉立,茉莉沁人,处处繁花带着点丝丝清凉。 

炎热的夏天,人们多不想外出,要插花最好是就地取材。户外偶得的,自家种的,用极少的花与枝叶的组合,便能插出一件传统风格的作品,装饰居家环境很有生气,不仅给炎热的夏季送来习习清风,也给枯燥的宅家生活平添一份情趣。

夏日花材很多人喜欢用水生植物或是线条柔美的植物,让作品显得清雅、灵动,似塘面微风轻轻抚过,透来一阵阵舒适宜人的感觉。可仔细观察,同样的植物在不同季节是呈现不同姿态的,如鸢尾,在春天生机勃勃,叶片笔直;夏天受烈日照射,多数叶片呈弯曲状;到了秋天,有些叶片边缘枯黄,形态或正或倒,有衰败的迹像。不同姿态给研习插花的人不少启迪,夏季作品如运用鸢尾叶片,作品恣态多数是倾斜着的,不仅自然柔美,也有季节性的标识。

荷花是夏日最美的花卉之一,朱自清的《荷塘月色》如梦如幻,醉倒了无数国人。花艺师们从不放过大自然的恩赐,夏季插荷成为很多人的最爱,花器不限,可用盆,可用瓶,也可用缸,各有各的妙处。荷叶、荷花或莲蓬是主角,配上少量芒叶、芦苇或小花,有情有景,营造出非常美妙的画面。

进入家庭的插花一般比较简约,以文人插花、禅艺插花、茶道插花为主。用不起眼的植物枝条配上少量的花,甚至没有花,全是不同质感、不同姿态的枝条、叶材,也能表达韵味十足的作品。

夏天作品取色比较清雅。所谓清雅,是指色相少,多以浅色为主,为增加层次感,也可点缀少量或体形较小的深色花。

线条生动是中国传统插花的重要特点之一,线条的姿态和变化能使作品产生无穷的魅力。原本不起眼的植物枝条经过修剪,配上少量草花会充满野趣。不用刻意讲究什么造型,寓变于不变之中,如老子所说“造无可名之形”。源于自然的植物加上创作者的突发奇想,也会有高于自然状态的美。不用刻意寻找某一种花材,要学会用普通的植物传承祖先的智慧,演绎传统插花艺术的奥秘。

传统艺术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,见多了大色块、繁花似锦的西洋风格插花后,如今迎来了中国传统插花传承兴旺的新时代。古代在书房、茶室、自家厅堂自娱自乐的插花艺术流传了一千多年,让我们看到了先人的智慧和执着。不管是专业还是非专业插花者,都多了探索求知的欲望和创作的兴趣,看到好的作品,真有欣赏诗画、百看不厌的感觉。






眼前小暑已过,室外绿茵渐浓,凌霄正艳,黄花满架,萱草盛开,芭蕉弄影,荷花玉立,茉莉沁人,处处繁花带着点丝丝清凉。 

炎热的夏天,人们多不想外出,要插花最好是就地取材。户外偶得的,自家种的,用极少的花与枝叶的组合,便能插出一件传统风格的作品,装饰居家环境很有生气,不仅给炎热的夏季送来习习清风,也给枯燥的宅家生活平添一份情趣。

夏日花材很多人喜欢用水生植物或是线条柔美的植物,让作品显得清雅、灵动,似塘面微风轻轻抚过,透来一阵阵舒适宜人的感觉。可仔细观察,同样的植物在不同季节是呈现不同姿态的,如鸢尾,在春天生机勃勃,叶片笔直;夏天受烈日照射,多数叶片呈弯曲状;到了秋天,有些叶片边缘枯黄,形态或正或倒,有衰败的迹像。不同姿态给研习插花的人不少启迪,夏季作品如运用鸢尾叶片,作品恣态多数是倾斜着的,不仅自然柔美,也有季节性的标识。

荷花是夏日最美的花卉之一,朱自清的《荷塘月色》如梦如幻,醉倒了无数国人。花艺师们从不放过大自然的恩赐,夏季插荷成为很多人的最爱,花器不限,可用盆,可用瓶,也可用缸,各有各的妙处。荷叶、荷花或莲蓬是主角,配上少量芒叶、芦苇或小花,有情有景,营造出非常美妙的画面。

进入家庭的插花一般比较简约,以文人插花、禅艺插花、茶道插花为主。用不起眼的植物枝条配上少量的花,甚至没有花,全是不同质感、不同姿态的枝条、叶材,也能表达韵味十足的作品。

夏天作品取色比较清雅。所谓清雅,是指色相少,多以浅色为主,为增加层次感,也可点缀少量或体形较小的深色花。

线条生动是中国传统插花的重要特点之一,线条的姿态和变化能使作品产生无穷的魅力。原本不起眼的植物枝条经过修剪,配上少量草花会充满野趣。不用刻意讲究什么造型,寓变于不变之中,如老子所说“造无可名之形”。源于自然的植物加上创作者的突发奇想,也会有高于自然状态的美。不用刻意寻找某一种花材,要学会用普通的植物传承祖先的智慧,演绎传统插花艺术的奥秘。

传统艺术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,见多了大色块、繁花似锦的西洋风格插花后,如今迎来了中国传统插花传承兴旺的新时代。古代在书房、茶室、自家厅堂自娱自乐的插花艺术流传了一千多年,让我们看到了先人的智慧和执着。不管是专业还是非专业插花者,都多了探索求知的欲望和创作的兴趣,看到好的作品,真有欣赏诗画、百看不厌的感觉。

刘明华作品

王德成作品


庄瑜敏作品



信息来源:中国花卉报




联系我们
  • 厦门市思明区会展路198号 
  • 361008 
  • 0592-5959333 
  • 0592-5959611 
  • info@flowersfair.com 
  • www.flowersfair.com 

扫一扫

关注展会新动态